http://www.china-zhenxi.com

从包豪斯看到现代社会一百年的变化:专访德国

  1919年,德国魏玛,一片废墟中在孕育新的希望。这年一月份,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濒临崩溃的德国,在魏玛举行国民议会大选,此时,举目望去,全德国似乎只有萨克森的魏玛受战争影响最小,物资也相对充裕,社会也相对安全。这年四月份,瓦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在萨克森美术学校(Grand Ducal Fine Arts Academy of Saxony)和萨克森工艺美术学院(Grand Ducal Applied Arts School of Saxony)合并的基础上建成“魏玛国立包豪斯学院”。Bauhaus(随音直译为:包豪斯)在德语中是“盖房子”的意思。在此后的100年中,后世记住了这样一个直白的名字。

  2019年,德国乃至全世界的现代设计领域的从业者和爱好者都在庆祝包豪斯100周年。德国联邦文化与传媒委员会代表德国11个联邦州和自治市,联手德国联邦文化基金会,以及柏林、魏玛和德绍三地的包豪斯收藏管理机构,共同成立了“2019包豪斯庆祝组委会“ (Bauhaus Verbund 2019),共投入1650万欧元,在德国举办2000多场庆祝活动和纪念展览。这可能是德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投入最多的庆祝活动,可见德国对“包豪斯”的重视。为了协调和安排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2016年7月,“2019包豪斯庆祝组委会“在魏玛市成立包豪斯100周年庆祝协调中心(Geschäftsstelle 100JahreBauhaus),图林根州、萨克森-安赫尔特州和柏林作为三个包豪斯学校存在过的地区(魏玛、德绍和柏林)为筹备中心提供370万欧元的运行资金。

  艺术中国特约记者贾晓栋专赴魏玛,采访包豪斯100周年庆祝筹备中心负责人Christian Bodach。

  艺术中国:首先,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作为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的总协调人,想必您的日常工作很繁忙吧?

  Bodach先生:欢迎来到魏玛,这里是包豪斯的故乡,也是2019年包豪斯100周年庆祝协调中心的所在地。我介绍一下我们协调中心的工作,这个中心成立于2016年7月,隶属于图林根州文化部,总共有10名同事,主要工作是统筹/安排/协调德国境内的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搭建和维护包豪斯100周年官网和数据库(),媒体宣传,文化和旅游推广等。

  2019年,全德国将举办2000多场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既有专业的学术讨论,也有形式和内容丰富的博物馆展览,还有像马拉松等形式的参与性很强的活动。活动的举办地遍布德国的16个州和自治市。

  Bodach先生:早在2016年,我们就基于包豪斯100周年官网搭建了一个数字化提交项目的系统。全德国的机构都可以通过这个系统提交他们的项目创意和申请,我们负责对申请的质量和与包豪斯的相关度进行把控,并允许这些活动使用“100 Jahres Bauhaus”的LOGO;这些机构各自负责项目的实施。通过这样的方式,总共有2000多个活动报名,我们基本上批准了所有报名的项目。

  这些项目中有很多都出乎我们的意料。比如图林根州有座印刷厂,有上百年的历史,他们保留了1920年代包豪斯老师们设计的壁纸,因此他们申请了一个包豪斯壁纸展览;还有一家刻印作坊,就是过去印刷报纸或者海报广告单时,很多美术字体都要先在刻印作坊先做出活字印模的,他们保留了格罗皮乌斯工作室在1920年代早期设计的美术字体刻印模,因此他们申请了一场包豪斯美术字体展览。

  艺术中国:在德国之外,您们是如何宣传包豪斯100周年的?例如在中国,2018年4月-7月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举办的「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

  Bodach先生:包豪斯100周年在德国之外的庆祝活动主要分两类:一类是得到德国官方和非官方组织支持的展览活动,其中包括在中国杭州举办的「迁徙的包豪斯-设计生活」展,这类的展览也在日本、俄罗斯和巴西举办;一类是更自发的包豪斯讨论和庆祝活动,这类活动遍布全球,其中一些是在我们协调中心登记过的,也有一些是没有登记的,我们都乐见其成。

  早在2017年,德国的几大海外文化传播机构,例如歌德学院,就开始为包豪斯100周年的宣传预热了;包豪斯合作组织、魏玛包豪斯大学、柏林包豪斯文献馆、魏玛包豪斯博物馆等包豪斯研究机构亦通过各自的交流网络在向全世界传递包豪斯100周年的信息。在这样的海外宣传之下,世界各地的包豪斯爱好者和研究机构得以通过不同的途径联系到我们,其中有来自中国、日本、俄罗斯、巴西的大型学术机构,也有来自非洲的学者和设计师。我们所作的工作是收集这些信息并给与相应的支持和鼓励,而非是评审和选择这些信息。

  艺术中国:您觉得这2000多场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它们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Bodach先生:我觉得最大的特点是:包豪斯100周年没有把包豪斯当中是一座博物馆,一所大学,或者一种让人仰望的艺术风格,而是把包豪斯当成了一个社会的反映。你能从包豪斯中看到过去100年中社会的变化。不仅有德国社会的变化,也有中国社会的变化;不仅有建筑设计和绘画雕塑的变化,也有女性参与社会事务的变化。

  艺术中国:如果我们把时针拨回到2016年,您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决定接受现在这份工作的?

  Bodach先生:2016年年初,我负责的2015哈弗尔地区德国联邦园林园艺博览会刚刚结束。当时,包豪斯100周年庆祝协调中心尚处于团队组合的阶段。我和我的家人一直在魏玛生活和工作,我的本科学习是在包豪斯大学完成的,我的太太是在德绍长大的,是一位艺术家。不论从工作上,还是私人情感上,包豪斯和这份工作对于我而言,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艺术中国:在过去的100年中,德国乃至全世界都举办过各式各样包豪斯庆祝和纪念活动。当您成为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总协调人的时候,也许您脑海有很很多个构想,从最初的构想到我们现在看到的实际的庆祝活动安排,中间经历了哪些过程?您重点考虑的因素有哪些?

  Bodach先生:包豪斯作为最重要的德国文化和艺术符号,最早在庆祝包豪斯80周年的时候,学术机构和文化管理部门就讨论过,我们要如何庆祝和纪念包豪斯100周年。此后,相关方就包豪斯100周年庆祝的目标,资金安排,执行团队等内容达成一致。

  我们协调中心的工作是:1)确定总体框架和具体目标,2)落实成具体的一个一个项目,3)确保项目的执行。2017年,我们邀请德国的文化管理部门和包豪斯研究机构举办了一个研讨会,确定了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的总框架。2018年,我们在柏林举办了一场有200多家博物馆和文化机构参加的大型会议,共同商定包豪斯100周年庆祝活动的各项安排和分工。这200多家机构各自安排了内容丰富的纪念活动,到目前为止,加入到包豪斯100周年庆祝网络的机构达到了400多家。

  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实际的庆祝活动安排,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也不是协调中心的功劳,而是德国400多家机构通力合作的结果。

  Bodach先生:我们每天都会面对各种新的情况,我觉得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协调德国16个州(自治市)的400多家机构安排的活动。在德国,文化和教育方面的工作主要由各个联邦州和城市自行负责。德国16个联邦州(自治市)都安排了庆祝包豪斯100周年的活动,每个州的不同城市,每个城市的不同机构,都有不同的联系人,而具体的联系人会因为很多原因变动。从协调中心的角度看,我们如何能就一个具体的问题,找到在现场负责的联系人,及时解决这个问题?这是非常耗时耗力的。所幸,我的同事们都很好地应对了这些困难。

  艺术中国:德国联邦政府和图林根政府总共投入了2260万欧元,用于建造新魏玛包豪斯博物馆(Bauhaus Museum Weimar),这是一笔很大的投入。从投资回报的角度看,光靠博物馆的门票是远远不够的。请问,德国政府是基于什么样的原因决定建造这座博物馆的?

  Bodach先生:作为包豪斯的故乡,魏玛市(通过魏玛基金会-Klassik Stiftung Weimar)收藏了一万多件包豪斯相关的艺术品、文献和资料,其中包括由格罗皮乌斯和Wilhelm Köhler(魏玛城市收藏项目负责人)在1925年精心挑选的165件老师和学生作品,它们都是具有极高艺术价值和学术价值的收藏品。这些藏品原先陈列于位于剧院广场(Theaterplatz)的老包豪斯博物馆,它是由魏玛美术馆改建而成,前身是1823年建造魏玛歌剧院的设备仓库,总共两层,展出空间很狭小,光照/温度/湿度等条件也很简陋。

  借着包豪斯100周年庆祝的契机,魏玛市得以从联邦政府和图林根州政府获得2260万的投资,建成了新的包豪斯博物馆,博物馆于今年4月份对外开放,已经成为魏玛最受欢迎的博物馆之一。

  当然了,单纯从门票收入的角度,很难说这是一笔划算的投资;但作为一座公共文化建造,它不仅成为上万件包豪斯藏品的新家和世界上最重要的包豪斯博物馆之一,而且成为魏玛城市的新符号,我个人觉得很值得。事实上,德国联邦政府不仅投资新建了魏玛包豪斯博物馆,而且现在正在德绍和柏林建设新的包豪斯博物馆和文献馆。据我所知,全部投资可能达到一亿欧元。

  艺术中国:魏玛是一座仅有65000居民的小城,却是欧洲文化之城(Kulturstadt Europas),魏玛老城在1996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这里不仅在德国近代历史书写了浓厚的一笔,更是歌德和席勒的故乡,和众多音乐家哲学家生活过的城市。与此同时,魏玛又有非常开放的一面,它是包豪斯的故乡。您如何评价魏玛古典的一面和开放的一面?

  Bodach先生:大部分德国之外的人可能是因为魏玛宪法或者魏玛共和国而知道魏玛的。事实上,这只是魏玛平静而悠长的历史中的一段插曲。作为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Sachsen-Weimar-Eisenach)大公国的首都,魏玛一直是一座充满文化和艺术气息的小城。卡尔∙亚历山大大公(Karl Alexander August Johann,1818-1901)热爱艺术,为十九世纪欧洲的自由主义艺术家提供资助和庇护。1860年,他批准建立的萨克森美术学校,这座美术学校后来成为魏玛包豪斯学校的前身。这是来自城市宏观的影响。

  从个体微观的角度来看。格罗皮乌斯在创建包豪斯学校之前,就已经是魏玛艺术工会(Arbeitsrat für Kunst)的核心人物并在1919年2月被选为主席,他和萨克森美术学校的校长亨利∙凡∙德∙维尔德(Henry van de Velde,1863-1957)是非常好的朋友。维尔德是德意志制造联盟(Deutscher Werkbund)的创始人之一,是新艺术运动的代表人物。格罗皮乌斯在魏玛的工作室为客户提供从海报设计、字体设计、到建筑设计等等领域的服务。格罗皮乌斯不仅对现代设计有着非常深刻而自成体系的见解,而且他广结朋友,所以他能够在九年的时间中,吸引来如此多的艺术家和教育家在包豪斯任教。

  因此,包豪斯诞生于魏玛,并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它是基于魏玛古典和开放的两面共同作用的结果。

  亨利∙凡∙德∙维尔德设计的萨克森美术学校主楼│图:Louis Held, 摄于1911年

  Bodach先生:我和我的家人非常喜欢魏玛。魏玛不大,日常出行靠步行或者骑自行车就可以,这里有静逸的老城,繁忙的大学校园和图书馆,精彩丰呈的戏剧和音乐表演。魏玛的生活非常惬意,我们经常开玩笑说:在魏玛,和朋友见面不用提前预约联系。希望有更多的中国朋友来魏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