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china-zhenxi.com

娱乐圈没有真爱?

  有说赵是同性恋骗婚,也有说赵与女网红暧昧,还有媒体称他拿了梁静茹抵押房产的资金开餐厅……

  2019年也是明星婚姻集体水逆的年头,贵圈几乎每个月都有一对明星夫妻宣布BE。

  因此,今天我想跟大家说几个相濡以沫,真心换真情的故事,希望你们还能相信爱情。

  “我们都是经过生死考验的人,你剩半条命,我也剩半条命,我们就合成一条命。

  才接演了第一部电影《重案组》,这个故事根据小甜甜龚如心的丈夫黄德辉绑架案改编,罗家英的演技开始被电影圈关注。

  搭档表演非常成功,谢幕时,汪明荃兴奋亲了罗家英一口,家英哥一下就触电了。

  他在信中回忆这个吻“书被盖了章就是私有,一个吻就是一个盖章,你吻了我,从此我就是你的人。”

  记者问她为什么不愿结婚,她说:“我们两个到了年纪,独身了很久。他没结过婚,我也离婚很久,共同生活是很深的学问,我怕自己做不来,我也不需要为难他来迁就我,勉强把两个人关在一个屋子里。”

  第一次是1997年,他因《我爱厨房》获得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想在获奖后在台上求婚,但没想到败给了姜文,求婚也就搁浅了。

  同年汪明荃去竞选议员,罗家英想给她一个正式的名分,结果汪票数不够,求婚再度搁浅。

  那时,汪明荃被诊断出同时患上了乳腺癌和甲状腺癌。得知消息后,正在内地拍戏的罗家英提前结束拍摄赶回汪明荃身边照顾。

  这一次,换做汪明荃坚定选择要和罗家英结婚,她希望可以给他力量和鼓励,罗家英很感动,不过为了不拖累对方,两人还是等到5年后抗癌成功才正式注册。

  对于汪明荃自始至终都比自己红,罗家英曾自豪地说:我唱戏不出名,拍电视也不出名,也没有钱,但你们都不及我,因为我老婆出名。

  结婚誓词上没说要白头偕老,却要双方保证无论贫穷疾病都要在一起,这才是婚姻的意义。”

  陈慧珊一家被拍到搬离原来租住的豪宅,换到价格便宜的小区,她也全面复工挣钱养家。

  《楚留香》、《上海滩》不过都是无名无姓的龙套角色。1980年,黄日华与梁洁华相识,很快发展成情侣。

  险经纪,而且事业风生水起,很快成为年薪百万的女强人,比在“血汗工厂”TVB打工的黄日华强不少,夫妻俩也开始传出不和。2000年,梁洁华和已婚同事Kenny一起同游新西兰的照片被曝出,梁洁华顿时被千夫所指,大家都以为这对儿肯定要离婚了。

  没想到向来脾气火爆的黄日华却安慰妻子:“一切都不用多说,我知道你不会。”

  TVB前绿叶艾威过去常演超级大反派,什么强抢民女、拆散鸳鸯、抛妻弃子都有他的份……

  挽手行街被拍到,照片中他老婆腹部明显鼓起,当时大家都以为夫妻俩要添喜事了。

  没想到喜事原来是祸事,艾威老婆身患怪病,腹中鼓起部分,其实是一个10公分的巨型子宫瘤,重达14磅!

  带她去看5个医生;为了照顾她的胃口,每天亲自买菜下厨,煲药材汤,做合她口味的饭菜。

  妻子不可能再怀孕,但在艾威看来,没有孩子没关系,没有钱也没关系,只要妻子健健康康就好。

  艾威知道妻子的情况后,第一件事就是跟她说:不用担心,到时我会给你一个肝,预留给你了。

  即使身患重病,Lisa接受访问的时候仍然是满脸的笑意,好像只是在分享一个夫妻间的小风波。

  只是还是忍不住吐槽妻子:你真的有心多谢我,麻烦你把冷饮戒了,吃饭后早点休息,不要老想着打麻雀。

  值得一提的是,哪怕生活捉襟见肘,艾威夫妇还是坚持资助孩子,现在助养的人数已经达到28人。

  我最叻就是娶到你阿叻陈百祥,TVB的金牌节目主持人;他的太太黄杏秀,早年也是TVB小花旦之一,

  20出头就开始经商、办制衣厂,不到三年时间,就从只有六台制衣机的小制衣厂扩大到三间大工厂。

  黄杏秀并不是想要嫁给阔少当少奶奶,因为早在两人结婚前,叻哥就遭遇了第一次破产。

  他的制衣厂倒闭了,为了还债,他一人拉着倒闭时剩下的几百万件衣服,去中东和海盗交易,终于在三四年后把衣服全部卖完还债。

  黄杏秀在拍《十三妹》时,多次腹痛难忍,为了不耽误拍照进度,只开了点药便回剧组继续拍戏。等她有空进医院检查

  ,才知道腹里长了一个瘤,随后三个月内开了六次刀,严重影响了生育能力……夫妻俩决定一辈子相依为命。

  他与成龙、曾志伟、谭咏麟、梅艳芳等明星,集资了1000万港币,成立东方魅力上市公司,市值最高的时候达到25亿港币。但由于他爱赌马,加上经营问题,公司又宣布破产了……

  ‍他自嘲自己钱不及谭咏麟多,女人不及曾志伟,自己身无一物,只有黄杏秀了。

  双宋、具惠善、龚慈恩、梁静茹……看多了热搜上的“连续剧”,有时真觉得这个时代不浪漫。

  人们对自己所追逐的“爱情”有太多的冲动、太少的思考,当贵圈的爱情在聚光灯下成为社会舆论的中心,透明橱窗、商业人生,恰似一个放大镜,展示了时代的不浪漫。

  这个圈子就是漂浮在荷尔蒙和现金上的辉煌宫殿,一个晃神,你就迷失在里面。如果你的追求就是美人醇酒金钱,那得一人心,白首不离只能是奢望。

  在贵圈锚定一段感情,需要更多“形而上”的东西,需要伴侣在精神层面不可替代,这是爱情的“进化论”。容颜会如花辞树,CP和人设的红利总有吃完的一天,我的观点,这最终是件关于自我认识的事。

  假如一位贵圈明星对自己人生的定位只是炮到更多的小Gina和鹿依,那他其实不需要考虑什么白头偕老的问题,人生自我圆满。

  只有当他有意识地去追求自我构建,把过去的经历、相互的共情看做是自我构建的一部分,而不是外在的某种“资源”,才有可能实现前辈们那种不被物质欲望绑架的浪漫。

  。我相信真正的“糖”并不是如今粉丝们因为一个对视就惊呼“AWSL”的假甜,而是时光和清晰的思考共同酿成的甜蜜。

  《海棠依旧》里有个真实的细节,在信里说“吻你千万遍”,甜吧?长征二万五千里、尸山血海携手而行,西花厅的海棠开落26载,酿这一颗糖。

  这一句的蜜甜里,有无数个夜里孤灯相守,有无数次分离相聚,有她选定的信仰。

  相比之下贵圈批发的“TTL”,也能叫糖?那些朝生暮死的恋爱里,还有不止多少为了炒作的假消息。

  贵圈所缺少的,从来也不是物质与荷尔蒙,与其用力去卖热搜上的“神仙爱情”,不如先思考自己要什么。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